日本:自己的生命自己守

靠学生自己判断如何行动的训练增多了——这是由于借鉴了东日本大震灾的经验

韩国沉船事故中让人最震惊的画面是船身已倾斜到五六十度,而穿着救生衣的学生仍然听从广播指挥,一筹莫展地在船舱中待命。真看得人万分焦心,为什么不纵身跳下,跃过死亡线呢?听话的孩子最终没有行动,失去了自救的机会。
当灾难来临时,判断时间往往只有几
韩国沉船事故中让人最震惊的画面是船身已倾斜到五六十度,而穿着救生衣的学生仍然听从广播指挥,一筹莫展地在船舱中待命。真看得人万分焦心,为什么不纵身跳下,跃过死亡线呢?听话的孩子最终没有行动,失去了自救的机会。
当灾难来临时,判断时间往往只有几分钟甚至几秒,瞬间作出选择是决定生死的分水岭。日本的中小学校每年有三到四次地震防灾训练,防灾守则如下:
当地震发生时,首先不要惊慌,应采取如下措施:⑴确保身体安全,钻进桌下,用书包护住头部;⑵确保出逃道路,打开门窗;⑶跑到外面的过程中不要惊慌失措;⑷有失火现象要马上灭火;⑸避开狭窄的道路;⑹小心山体滑坡和海啸;⑺一定要步行避难;⑻大家互相帮助;⑼不要被谣言所蛊惑。
需要避难时要做到:⑴避难前确认火源是否关闭;⑵带好避难卡;⑶戴上头盔或头巾保护头部;⑷行李最少化;⑸给不在的家人写个留言;⑹步行避难;⑺拉紧老人和小孩的手;⑻和邻居一起集体行动;⑼避难时躲开窄道、墙垣、河流;⑽到指定的避难场所去。
以往进行训练时,老师常说的话是“听老师的指挥”,孩子也习惯了服从命令,所以在训练过程中做得多,想得少。而现在这种模式被打破了,假定教师不在现场,靠学生自己判断如何行动的训练增多了——这是由于借鉴了东日本大震灾的经验。3月11日地震发生后,宫城县石卷市大川小学的老师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没有让孩子们去紧邻学校的后山避难,而是让他们原地集合等待,老师们就避难途径讨论了约40分钟后,才带着学生奔往指定的避难场所,终因耽误了宝贵的逃生时间,在移动途中被汹涌而来的海水吞没,导致儿童74人和教职员10人死亡。这场面和沉船的场面何其相似,同样是等待,一个等在校园,一个等在船舱,本该和死神拼命争夺时间的机会就这样在绝对服从和信任中白白丢掉了。
跟大川小学相反,釜石市的市立东中学和鹈住居小学虽距海边不到500米,570名学生却在没有任何指示的情况下创造了无死亡的奇迹。东中学把防灾教育的重点放在“自己的生命自己守”上,坚持灾难来时逃命最优先的训练原则,教育孩子在危急关头不用考虑没在一起的家人,首先要确保自身安全。在此前提下培养孩子自己判断并付诸行动的能力,比如在平时防灾演习中,故意让一名学生留在学校保健室,然后拉响警报,观察当孩子们发现缺一人时会怎样行动,并迅速给他们提出建议(只是建议而不是指示)。2009年始学校发起了“east营救”活动,e是east东中学,a是assist帮助,s是study学习,t是tsunami海啸的意思。这一活动组织中小学联手进行防灾训练,高年级学生帮助小学生,学习救助伤员的方法,还请来高中学生用模型模拟海啸给学生们看,有同学观后说:“知道了海啸的可怕,深感危急关头自救的必要性。”
来看看地震当天鹈住居小学校的学生是怎样自救的吧。当时,学校已经下课,身边没有老师,孩子们分散在回家路上、公园、朋友家和海边。沉浸于玩耍的五年级学生和田琉驱在激烈的摇晃过后,本能地想奔向商店街,和经营美容院的父母汇合,朋友阻止了他并拉着他逃到处在高地的公园,从而躲开了海啸的袭击。他妈妈心有余悸地说,如果孩子去了商店街,肯定就没命了。
釜石市在震灾中死者、失踪者达一千多人,因下课分散在外无法听从指示的釜石中小学的孩子们,凭着自己的判断逃生,竟无一人伤亡,被称为“釜石的奇迹”。这些孩子和沉船事故中因未曾听到广播而侥幸逃生的孩子有共同点,就是靠自己的判断甚至是直觉保住了性命。这种自主能力不仅来自于求生本能,更来自于教育方式。
借鉴了“釜石经验”,很多学校都越来越注重培养孩子的随机应变能力。假定老师不在教室,由孩子们自己井然有序地撤离并进行避难的演习增多了。在演习中针对防灾守则提出“如果我待的地方没有桌子钻应该怎么办”等问题的孩子也增多了,这意味着虽然还只是少数,但不盲从权威、独立思考的孩子增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